摘要:在国内的众多摄影类书籍中,以“摄影美学”为题名的书可谓汗牛充栋。这些书籍通篇在对摄影技术的讲解中教授读者拍摄最具有瞬间冲击力或者最具视觉美感的照片。这就是摄影美学吗?
1.西方摄影美学的演变历史

       美学这个概念,或者说人们对美的认识是随着时代,空间等物质环境的不同而变化的,而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摄影美学就是运用美学的观点去解释摄影艺术;换言之就是以哲学为指导,对摄影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的关系进行深一步研究的一门学科。

      洞察西方摄影史,我们发现西方的摄影风格在不断演变。摄影术正式诞生于1839 年8月19日。就在诞生日的第二天,摄影术的发明人达盖尔就出版了一本名为《银版摄影术与透视画的演进实录》的书籍,这是世界上最早介绍摄影的书,后来简称为《达盖尔摄影手册》。他在这本书中介绍了摄影术的基本操作方法,并且将摄影术与绘画进行了比较,这是摄影史上第一次美学探究。并且由此引起了一场摄影与绘画两者关系的辩论。由于绘画在艺术史上存在了相当长时间,刚刚诞生的摄影很自然地挪用了绘画的审美理念。因此绘画审美观念在摄影诞生初期成为摄影美学的主导观念。随后英国摄影家罗宾逊在《摄影的画意效果》这一本书里完善了有关摄影模仿绘画的审美理论,由此他打开了后来被称之为画意摄影时期的大门。1889年是摄影美学历史上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一年,这一年爱默森发表了一篇题为《自然主义摄影》的论文,他批判画意摄影是支离破碎的摄影,倡导摄影家应回归自然中去搜寻创作灵感。他认为摄影是一门科学与艺术融合的艺术,并且认为摄影应该建立自己的美学体系,最终抛弃了摄影作为绘画“侍从”的由英国摄影家罗宾逊确立起来的美学系统。爱默生的摄影观念最终被斯蒂格利茨利用,在他的倡导下,纯粹摄影由此打开了现代摄影的大门。在纯粹摄影的发展下,纪实摄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大量的纪实摄影师随之产生,以布列松为代表的摄影师成为这一摄影运动的高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人类一家”的摄影展览,宏大叙事的摄影变成了一种绝唱,随后以主观主义为代表的摄影开始萌芽。摄影师开始用主观的眼睛来用相机进行叙事,不再以打抱不平为己任。私摄影开始大量出现。随着西方国家进入后现代艺术的语境后,摄影与美术的媒介间隔再一次被打破,多种艺术门类开始跨界融合,这极大扩充了摄影的表现空间。当时代进入21世纪后,互联网的出现,传统摄影走进数码摄影时代后,真实与虚假的隔阂也被轻易打破,摄影的真实性前所未有的被质疑,人们重新反思摄影的本质。

2.对中国画意摄影的新认识

     对传统的中国摄影而言,我们看到从1937年须提的《摄影在现阶段之任务》开始,到鲍昆的《雪月风花近百年》;从顾铮的《风景本身就是问题》,到林路的《清算风光摄影》。中国摄影理论批评界从历史上就不缺乏对沙龙摄影的批判。以至于到现在,大量的硕博摄影论文充斥着对中国风光摄影的批判呼声。这种对风光本身的批判似乎已经又成为了一种新的八股定式。为何我们的风光摄影群众基础却越来越壮大呢?我认为,我们应该用中国本土的审美眼光来审视中国摄影理论。正如朱青生教授在他的《艺术史》公开课中所讲,用以西方艺术为基础的艺术史的叙述框架来讲述中国艺术史是有问题的,例如中国的书法艺术很难被以西方视角为主的全球艺术史所记载。所以,他认为真正的艺术史应该摆脱西方的艺术史观,应重新用现代艺术史观或中国的艺术史观来梳理。艺术史如此,那么摄影史也应如此。西方摄影理论虽然是先于我们而建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按着西方人的摄影理论去指导实践。因此,我们不能完全按照西方的摄影美学观来看待中国的摄影问题,一方面我们要全面看待何为摄影美学,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根据中国的历史,中国的美学史来看待我国的摄影问题。这样才能更加洞察清晰。中国的传统美学观念是写意的,不同于西方写实主义的美学观念。因此中国早期郎静山式的画意摄影风格就不能完全按照西方的摄影史体系来判断,仅是将其看作是摄影对绘画的拙劣模仿。比如,摄影家郎静山在《春树奇峰》一照中,利用了皴擦和点苔的方法,看似一副中国山水画,展现了一种淡雅与飘渺的意境。因此研究摄影美学更重要的是要正确看待我国的摄影特点,对于风光摄影没有必要一边倒地批判。从长远角度来看,只有真正地研究摄影美学,才能写出符合中国国情的摄影史来。我们也能够更加客观认识我国摄影的现象。

1

《春树奇峰》  郎静山 摄

   事实上我们的摄影史书写还是在按照博蒙特纽霍尔的《摄影史:从1839年至今》的摄影师编年体的方式来建构的。这种建构方式无法完全涵盖到艺术史的写作模式中去,也很难和社会、政治、经济等环境结合。更为关键的是当我们完全套用西方的精英式摄影史结构来评价和审视中国摄影人和摄影现象时,一个普遍的结论就是中国摄影发展大大落后于西方摄影发展。现在我们应该重新审视中国摄影史的书写建构方式才能对中国摄影现象给予中肯的评价。  

   吴玩清在他的《文人摄影的脉络》一文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为什么我们对风光摄影越批判却繁荣。原因就在于,中国的风光摄影受到了中国文人书画的影响,中国文人书画里的精神也转刻到中国风光摄影中。这种无形的力量还将继续影响着中国的摄影。我们必须看到天人合一是我国的传统哲学观点,这种观点使得我们的许多画意照片具有一种禅的意味和与现实的疏离感。所以我们能看到很多中国写意摄影会采用留白的方式。这种留白产生的虚空感就是禅的境界。因此,当我们在分析这种写意摄影时,应该看到这种摄影也是一种隶属于东方文化的主观摄影。摄影的内容是一种将传统中国文人理想家园视觉化的过程,摄影作品中的梅、兰、竹、菊、山、水等都不是单纯的自然景观,而是都具有一种人格化的象征。真正的摄影美学本应该根据中国传统美学观念来研究这种中国传统画意摄影。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国内大量的摄影美学类书籍从审美领域上只是强调自然美的记录,从审美范畴上仅仅只强调优美与崇高。而在技法的实践上又老调重弹地扯上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的抓拍理论与摄影构图说。这种对摄影美学的狭隘性误读产生的结果就是将原本系统的摄影审美变为一种肤浅的唯美追求。

3.从摄影美学谈构图

      摄影构图也就是摄影者对空间存在的形象进行捕捉、选择并加以重新组织、构造的过程,这不单是画面的经营构成,它首先是一种视觉思维的过程。所以,我们应该进入视觉心理学中研究摄影构图。格式塔心理学认为,“所谓视觉,实际上是通过创造一种与刺激材料的性质相对应的一般形式结构,来感知眼前原始材料的活动”。[5]也就是说当我们在进行构图时或者是在看一张照片时,我们的大脑会立刻根据画面的大体结构形成一个和画面内容相似的简单和规则的图形。我们脑中看到的照片最终转化为简单的图形;正方形、长方形、S线条、直线、亦或者是曲线。而每一种图形在人的大脑中都会形成一定的心理感受,而这种心理感受最终会影响我们对摄影作品意义的判断。根据视觉的组织规律,人眼能够自动合并同类项,通过相似与相近的原则,将形象类似的物体视为一个整体,利用这个原理,巧妙运用构图中的例如对称构图,框架构图的方式就能够突出主题,使杂乱的画面内容简单化。因此简单来说,摄影构图的最根本意义是辅助摄影师表达作品的主题与意义。

2                   3

罗德琴科 摄                                          罗伯特·杜瓦诺 摄

      但是随着摄影的发展,构图的重要性地位也在不断下降,在当代摄影与手机数码摄影横行的现代,构图更加变成一个服务于主题的侍者。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在拍一些没有任何主题内容的纯粹构图作品。而这种用构图的方式来获得某种具有视觉冲击力或者耐人寻味的画面的方式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落入俗套。20世纪早期的新视觉运动开始,大量的摄影师就开始探索摄影的各种构图方式,例如罗德琴科的仰俯拍构图创造了属于20世纪初的视觉冲击感,布列松,杜瓦诺将精巧的构图融入纪实摄影中,使纪实摄影流露出人文关怀的情调。郎静山的集锦摄影术,将摄影构图巧妙地与中国画结合,传递出了一种东方韵味。因此,如果现代人仍沉迷于精巧构图的形式感创作的话将不会有太多意义。

4       5

  李·弗里德兰德 摄                                    维诺格兰特 摄 

       弗里德兰德或是维诺格兰特的摄影就是一种反传统构图式的,超越通常的审美经验范围的实验。而他们的这种影像实验却大获成功,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如同弗里德兰德,维诺格兰特的摄影师还有很多。新闻与商业界摄影师最讲究构图。因为摄影图片通过构图的处理后能够突出主题亦或是增强视觉冲击力,从而迎合受众的视觉审美。但正如文章开篇所述,审美是一个历史性的活动,任何约定俗成的构图样式必将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使摄影失去活力。

       同时,这种对摄影美学与构图的一知半解也严重影响了摄影教育。初学摄影的时候,老师都会大篇幅给学生讲解摄影构图。当学生刚接触摄影时,教师一方面告诉学生应该自由拍摄,另一方面却在用构图标准限制学生。学生满脑子想的都是书本上的“黄金分割线构图”“三角形构图”。这种构图的枷锁无形套在了初学摄影者的脑中,在这种枷锁的磨练下,他们拍出来的作品自然也就形式至上而无内容可言。

      因此,构图不应是没有生机的那几种固定样式。我们应通过对受众审美视觉的研究来不断为摄影注入新的活力。比如流行于现在的“反构图”和“无构图”的构图样式就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

     我们应该寻回真正的摄影美学。用严肃、踏实的美学研究方法研究中国摄影。对待美学,构图等概念应该追本溯源,理论探索也应该根据时代环境的变化而不断跟进。当下偷换概念的摄影美学观念不断传播的后果只会是让中国摄影圈的变得越发浮躁。

 

 

参考文献

[1] 叶朗. 美学原理[M].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2] 王翔宇. 摄影艺术的美学视角研究[D]. 南京林业大学, 2010.

[3] 姜春辉. 中国传统美学在当代摄影中的应用研究[D]. 河南大学美术学, 2010.

       [4] 居慧年. 摄影构图的心理学探讨[D]. 南京师范大学, 2007

       [5] 夏杨福. 摄影构图整体性结构的视觉心理分析及其实践[J]. 艺术与设计(理论), 2015(05):115-117.

  [6] 应爱萍. 西方摄影史学的嬗变与新摄影史[J]. 美苑, 2013(1):68-70.

  [7] 武勇. 山西省第五届摄影理论研讨会文集: 山西省第五届摄影理论研讨会, 山西, 2017[C]. 山西人民出版社.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