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微信帮助我们联络他人,而微信中的公众号让我们获取各类资讯。自从2012年开通微信公众号平台以来,大量的摄影公众号由此诞生。每天都有不计其数地摄影公众号推送新文章。我们正在经历一个从摄影的狂欢走向自媒体时代的摄影公众号狂欢的时代。当我们体验着摄影自媒体带给我们的便利的同时,有一些问题也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

关于摄影自媒体的一些思考

杜爽

timg

       微信帮助我们联络他人,而微信中的公众号让我们获取各类资讯。自从2012年开通微信公众号平台以来,大量的摄影公众号由此诞生。每天都有不计其数地摄影公众号推送新文章。如果你的微信关注的公众号稍微多一点,那么你很快就能感受信息过量带来的烦恼。无数著名摄影师的图文介绍从一个公众号推到另外一个公众号;整日的水滴,小清新,美女与风光拍摄技巧推送地没完没了;仿佛摄影的学习就是对一个个摄影师的了解与对摄影技法的掌握。如果摄影就是如此,那么我们大可以去书店买两本书,一本叫做《摄影器材大全》另一本叫做《摄影名家大全》,当我们看完后就可以自豪地说我掌握了摄影。

自媒体的产生也有其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从传统媒体到以微博、微信公众号为主的自媒体的转变实质上是民众对话语权单一霸权的挑战。摄影在很大程度上对于个人来说是表达自我的工具,而在传统媒体称霸的时期,普通百姓如果想发表照片到例如《中国摄影报》这类的杂志媒体中往往非常麻烦,同时就算发表了也不能保证能让自己的朋友看到。这种只能“表”而不能“达”的困境也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大众对于摄影的热情。当时代过渡到自媒体的时期后,大众的表达冲动得以释放。一夜之间高不可攀的摄影表达变得非常容易。人们能够轻易地开设自己的摄影公众号并将自己拍摄的图片与所写文字展现于朋友圈与好友进行分享。人们不仅仅能够满足了表达的快感,自我包装的需求,还希望能够影响舆论,掌握一定的话语权。可以说是摄影技术的手机化与摄影自媒体的产生才真正让大众摄影有了蓬勃发展。同时摄影公众号与微信群的联合利用也促进了摄影教育的发展,方便了大众了解摄影知识,例如四月风的公众号与轻学堂的微信授课让大众方便了解摄影与艺术理论;蝴蝶效应公众号与其微信群的艺术家访谈拉近了艺术家与大众的距离。而这些在以往的摄影教育中是无法做到的。因此有质量的摄影自媒体对提高大众摄影素养起到了一定的影响。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从摄影的狂欢走向自媒体时代的摄影自媒体狂欢的时代。当我们体验着摄影公众号带给我们的便利的同时,有一些问题也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

自媒体也是一种媒体。公众号需要更多的人关注,只有关注的人多了才能使公众号有一定的舆论影像力,或者产生一定的广告效益。这些名与利的需求逐渐让做公众号从一种兴趣变成一种任务。如果偶尔发表一篇摄影随感或者是随拍是一种兴趣的话,那么为了更多关注的目的,就需要自媒体主人定期且较频繁地推送新文章,就需要自媒体主人不断迎合读者的口味。原创与感悟并非每日都能有,而一些摄影师们就是他们普遍关注的重点。由于此类文章并不需要太多的知识积累,百度谷歌搜一搜,外文资料翻一翻,再加上一些简单的看图感悟就能很快速成一篇原创的摄影师介绍。而这种类型的文章如今已散落在微信公众号的任何角度。当我们每日被大量摄影师冲昏头脑之时是否会记得这些信息?快餐式写作迎合了快餐式阅读,但是我们的脑袋却实实在在不会被“快餐”所欺骗。《摄影之后》的作者弗里德里奇认为;在数码时代,人们早已经被各种照片弄的麻木。当我们习惯了视觉冲击力大的照片后就会有视觉冲击力更大的照片吸引我们的眼球。这种视欲驱使我们希望看到图片,希望看到更多的图片,希望看到更刺激的图片。自媒体的摄影类文章为了满足大众的需求,无疑都会推送大量图片。当我们看完了为数众多的图片与简短的文字后自以为知晓了摄影师,但也许我们正陷入被误读的陷阱。在不了解摄影师国家历史背景与文化背景的情况,以及在不了解摄影师的生活经历与思想转变的情况下,仅仅根据简单的传记式介绍以及人云亦云的作品介绍也许并不能正确理解摄影师及其作品,更不用说对其的深入理解。而这种自媒体的泛滥虽然从一个层面来说有利于打开摄影爱好者的视野,使他们能够观看并学习到东西方摄影作品中所使用的各种技法。但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由于这类快餐式摄影师及作品介绍式文章所产生的影响,读者更多地是学习到了作品表达的技法而非思想。所以近年来,我们看到了大量的国内作品有着显著学习西方的影子,比如贝歇夫妇《水塔》类的冷面静观的类型学摄影,人小景大褪饱和的景观摄影还有类似谢海龙《大眼睛》样式的现实主义情怀摄影和阮义忠式的滥情纪实摄影。当我们初看起来觉得有些意思,但是当我们浏览了大量的类似图片后,很快就会被这种空洞的图式模仿产生质疑。类型学摄影原本是对西方现代文明及理性的反思,并能够从20世界初的新客观主义摄影中找寻到影子。《大眼睛》也有其产生的时代背景和摄影界《艰巨历程》展览所带来的中国纪实摄影人文转向的大背景。而如今,冷面静观式样的摄影更多被当成一种当代摄影的技法,而现实主义的纪实摄影在当下却成为了煽情摄影,传达的是某种符号而非艺术个体,所以往往容易成为道德说教的工具而不是个体本身。而这类作品充斥于互联网中,每天推送进我们的手机,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遗忘。这些摄影自媒体不断地制造着影像的狂欢,但是我们却发现自己记住的图片仍然是那些经典照片。

摄影本来就是一门严肃的建构在历史,哲学与艺术史的学科,而时下摄影自媒体的一些推送文章进一步加剧着摄影人浮躁的心理。摄影技术类文章也是大量自媒体热衷于推送的。当人们沉迷与各种技术制作美图时,为了追求心中永不可达的美。摄影人成为自媒体的粉丝,不惜花费重金升级相机与镜头,不惜花费重金参加昂贵的摄影学习班。这当然是器材厂商与培训学校所想看到的。但其实他们已经偏离了摄影的本体。特别是对于大量的摄影初学者来说,如果“摄影是什么”这个问题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范式的模仿,摄影美图技术的掌握。不难想象他们成为摄影创作者后定会加剧摄影的虚假繁荣。摄影公众号多如牛毛,而真正严肃,将摄影当做一门学科来构建的自媒体却少之又少。四月风的官方公众号应该是一个榜样,例如最近在16年连州摄影节期间推送的大师理论文章对大众对摄影的认识以及对观看连州摄影节都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如果摄影自媒体少推送一些膜拜与煽情之作多推送一些对摄影本体与社会的思考之作,那么我觉得浮躁的摄影狂欢终究会走向理性。

另外仍然有一些现象值得关注,一些摄影自媒体为了获得一定的舆论影响力,为了通过自媒体粉丝数量的增加来转变成利益的增加,就非常注重迎合读者,同时喜欢用一些标题来吸引大众的眼球。作为一个传播媒体,使用一些营销手段本没有什么错误。但是却经常有自媒体将一些摄影的旧文在不说明时间背景的情况下进行转载或者进行断章取义式的摘录及阐述。要知道,中国摄影的状况每年都在发生新的变化,如果不对文章进行必要的说明或者将旧时旧背景的一些评论文章进行强加引用并作为新文章的支撑观点甚至是卖点,那么这种做法不仅不尊重原作者,同时也极大地误导了读者,而这种为了增加自媒体流量,粉丝数量,而断章取义,扭曲观点的行为是非常不道德的。

本文并没有否定各类摄影自媒体在现代社会中的功用。当我们面对各式各样的摄影自媒体时,风格多样的图片和真理难辨的文字常常容易让我们迷失在庞大摄影讯息的海洋中,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判断力。并且劣币逐良币的理论也会导致摄影自媒体的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优质的自媒体将更难生存。因此作为摄影自媒体的运营者不能仅仅只考虑迎合大众,而应该提高自身的摄影理论基础,当自媒体的品质得到提高,我们的摄影环境就会变得更好。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