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翻阅中国近代摄影史,对于那段中国20-30年代的摄影。我们大多评判其为画意摄影,认为这一时期的中国摄影和西方画意摄影时期的特点相同,都是一种没有看到摄影本质属性的行为。但是,我国的社会文化和西方的社会文化有着显著的区别,我认为,用画意摄影这顶帽子来一概评论这一时期的中国摄影是有失偏颇的,这是一种用西方摄影史的思维方式来评判中国摄影。本文拟从中国历史文化的角度评价中国的美术摄影的成因。

翻阅中国近代摄影史,对于那段中国20-30年代的摄影。我们大多评判其为画意摄影,认为这一时期的中国摄影和西方画意摄影时期的特点相同,都是一种没有看到摄影本质属性的行为。但是,我国的社会文化和西方的社会文化有着显著的区别,我认为,用画意摄影这顶帽子来一概评论这一时期的中国摄影是有失偏颇的,这是一种用西方摄影史的思维方式来评判中国摄影。本文拟从中国历史文化的角度评价中国的美术摄影的成因。

从艺术史来说,中国和西方有着不同的世界观和哲学背景,这导致了中国和西方在审美观点上的不同。中国追求“天人合一”,而西方追求的是“神人合一”。中国追求的是表现与再现,理想与现实,情感与理智等的和谐统一。也因此,我们偏重于“诗”的想象,重在实像之外的意境,以及重表现和情感。正是由于中国古典艺术的传统,才让那些当时想极力想将摄影获得艺术承认的文人墨客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中国的古典绘画。以美术摄影大师郎静山为代表而创作出的有虚无感,注重留白和空气透视的美术摄影图片和西方的画意摄影完全不同。因为西方艺术以再现为主,追求的是再现的艺术。当我们翻看同为早期时代的西方画意摄影作品,就会看到其中的图片更多停留在感官的漂亮,构图,比例,光线的准确应用。而这正好呼应了西方绘画的传统,因为西方艺术的传统就是追求美和真。而中国的古典绘画并不以再现客观,具体时空的眼见“真实”为绘画创作的目的。而是为了建立一套适合内心的,认识想象中的“真实”画面。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我认为中国的美术摄影佳作要更优于西方的画意摄影。因为我国的照片在表达美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表达了美得意境,深刻的哲学禅思。而西方的画意摄影却大多仅仅是停留在画面美的程度。但换而言之,自从文艺复兴以来,达芬奇等艺术家开始利用焦点透视法来表现和描绘物体,使得西方的绘画更加真实。摄影的精确记录客观事物的特性正好符合西方绘画的传统。而中国绘画讲究的是散点透视,这种透视方法并不是摄影的特性。从这个方面来说,由于西方绘画的特点更接近摄影的本质,才使得摄影术在西方能够相比于中国更快找到摄影的本质属性。

配图1.jpg

                                                        春树奇峰 郎静山 摄

在呼唤“民主”与“科学”的“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中,西方的写实绘画被看成是科学,进一步的美术观和形态而得到大力的弘扬。这一时期,学院写实主义绘画成为当时影响最大,在画坛具有主导地位的流派。但是摄影艺术却在这场巨大的论战中处于缺席和被轻视的境地。这一时期,摄影的社会功能并没有被看到,甚至摄影是否是一门艺术这个问题都没有被回答。再加上,摄影在当时被作为一种消遣的工具和一种实现其自我精神存在的工具。这一点可以从半农谈影中得知;“白天背着镜箱,晚上摸黑房,这究竟为的是什么?我说:不为什么;为的是消遣。”从中可以看出,摄影虽逃过了一次被价值批判,但也正是因此,才让画意摄影的思想得以长期实践。

配图5.jpg

                                                        《半农谈影》刘半农 著

从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来说,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摄影刚刚传入中国时,被民众称之为“巫术”“邪术”。甚至流传着拍照会将灵魂摄走的异端邪说。再加上照相机在当时远没有在中国民间普及。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让摄影走上艺术殿堂,当时的摄影者只有通过拍摄如画般的照片才能让民众认识到:原来摄影和美术一样。只有通过这样才能增进民众对摄影的了解,才能进而推动社会承认摄影是一门艺术。从摄影技术在中国第一次空前快速地普及时,有人觉得摄影是机械的,是低能儿的玩意。而著名摄影人陈万里先生认为“这些见解都是近视的谬误的”。“摄影离了机械的动作及技术上的经验以外,对于取材,构图阴阳,向背种种方面都是重要的。”我们可以这些语句中看出端倪。

从器材的角度来说,柯达公司与1886年就生产了第一台简便易用的相机,最为关键的是它便捷而且价格便宜—只要25美元。这大大促进了摄影的普及,人人都能够使用相机。因为相机广泛在家庭快照等方面使用,以及相机大量在普通平民百姓间使用。这使得摄影在西方开始关注平民。而在中国,摄影仍然不是普通平民百姓能够玩得起的东西。再加上胶片等耗材的昂贵,更是让在中国能够玩得起摄影的人只限于富家人。而上流社会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没有现成的摄影标准可供遵循,他们便将中国美术的审美套用在摄影中。同时,由于阶级的局限性,他们也无法看到劳动人民的生活状况。于是寄情山水成了他们摄影主题的最好归宿。

配图2.jpg

                                                  世界第一台消费型相机Kodak No.1

当时的中国正处在列强侵略和军阀混战之中。陈万里曾这样表述;“看到了几份日本印的艺术写真杂志以及英国的世界摄影年鉴,巴黎每年摄影沙龙集,美国摄影年鉴等书,以为我们中国人,也应该在这一方面加一把力,不要尽让日本摄影家的作品来代表东方摄影艺术。”出于一种民族自尊心,于是便使用这种中国画的风格来摄影,以此来展现中国的历史文化。而此时郎静山的集锦摄影在西方的沙龙比赛上也很受欢迎,他1934年创作的集锦摄影《春树奇峰》第一次入选英国摄影沙龙,这更进一步让国人认为美术摄影之路是正确的。

配图3.jpeg

                                                      《良友》杂志封面

美术摄影的提倡同时也受到了当时的传播媒体的影响,一些画报在大量使用这种摄影风格的图片也加剧了这一现象的产生。再加上中西方文化传播的障碍,在当时我们大多只能看到西方沙龙性质的摄影图片,鲜有见到真正优秀的新闻摄影作品在国内出现。这些使得我们能够安然地继续前行在美术摄影这条路上。

 

参考文献

1. 孙慨,五四运动与中国摄影的风格流变[J]. 中国摄影家,2009,07: 102-107

2.陈申 徐希贵. 中国摄影艺术史[M]. 北京: 三联书店,2011:168

3 吕艳梅浅析中西古典美术之美[J]. 作家杂志,2009,07: 222-223

 


评论区
最新评论